田禾 从平面到当代空间

2018-07-12

在田禾的个展举办之际,为她的艺术写一篇评论文章是一件既高兴又顺心的事。作为田禾的父亲田世信先生很投缘的朋友和“乡邻”,十多年间看到田禾从小姑娘到一个进入生命成熟期的青年艺术家,在心里每每会油然地生出一个父辈般慰藉的情怀;而看到田禾一件又一件作品的诞生——从绘画到雕塑,从严谨的学院及家传风格到当代意味的表达,又会从心里发出赞叹和欣赏。

黄静远

2018-07-12

黄静远,出生于1979年,2005年毕业于芝加哥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现与FORCE画廊保持长期合作关系。 “青年艺术100”里的“另类艺术家” 高中毕业后就远赴加拿大读书的黄静远严格意义上说是从西方开始她的职业生涯的。从Concordia大学本科毕业后,她采用了最传统的自我推荐的办法,带着自己的作品资料找到了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的一个画廊,这种在中国很难行得通的毛遂自荐,却在加拿大为黄静远赢来了第一个个展机会。尽管只是法语区的一个小画廊个展,但也为黄静远带来了不少买气,大部分作品都以5000人民币左右的价格售出,为她积攒了一笔不小的再教育费用。之后她考入芝加哥艺术学院,学校在创作指导上的理念是:“一定不能考虑市场的问题,要为了艺术而艺术。”所以那几年间,黄静远远离卖画等事,专注创作与理论研究,一张作品也没有出售。

尹朝阳:乌托邦,一种缅怀?

2018-07-12

尹朝阳一直坚信着绘画的可能性和绘画的乐趣。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如此久的在寂寞之中坚持着这个古老职业的原因。当他开始自己的艺术创作的时候正是以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以至于后来的艳俗艺术在中国流行的时候。从严格意义上说,尹朝阳对绘画语言本身的尊重和当时对图式与符号的偏爱是格格不入的。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艺术家,尹朝阳在本能上对那些几乎统治了整个90年代的当代绘画风格有着一种反叛,而用来进行这种反叛的武器则是放弃向社会现象寻找个人图式,转而面向心理学层面。在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的字典中,“心理学”是一个失去了现实意义的词汇,所有的人在忙着观察现实,转换符号,寻找意义。这使得我们的当代绘画不断的推出新的风格、符号和明星,但是在创作方法论上却和社会现实主义缺乏明显的分界线。

尹朝阳:神话,或图解的危险

2018-07-12

尹朝阳关于《神话》的那篇笔记,正可以视为这样一种检视。以相当坦率的口吻,画家首先回忆了一个夏日的下午,他在回家的途中发现了一块大石头,“它静静地呆在路边,无声、苍白、坚硬。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大概有两分钟时间我就和这块石头对峙着,然后我揣着颗沉甸甸的心就回去了。”晚上,石头被搬回家,接下去的一段日子里,他希望给这块石头起上一个名字,在查阅字典寻觅灵感的过程里,他找到了“神话”这个条目,想像力开始打开,当他将石头与西西弗神话、米开朗基罗雕塑中手托石头的大卫、夸父逐日、愚公移山等等联系在一起时,为石头进行命名,已经变成了为一个绘画题材所做的思考,这里,笔记里有一句话尤其是需要注意的,他说: “虽然牵强,甚至有图解的危险,但是我还是被笼罩在这些英雄人物身上的辉煌、悲剧的力量所震撼”。

尹朝阳:理想与焦虑

2018-07-12

尹朝阳1996年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毕业,这个时间正好是90年代中期,重现代艺术从80年代向90年代转变的这个时期的末端,不过他还不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进行创作的。只有经历了历史的转折的人才才可能对历史的两个面有深刻的体验,当他表现历史的一面时必定会以另一面作为参照。对于尹朝阳来说,他并没有体验到历史的那一面,而正好是从历史的这一面开始艺术活动的。我们一开始就从历史的角度来谈尹朝阳和他的艺术,这显然是对它的一个基本定位,它的艺术是象历史展开的,同时也是从历史中浮现出来的。

尹朝阳:绘画对我来说,有时候是一个逃避的借口

2018-07-12

尹朝阳问答 问:你是什么时候想起画“青春”这个系列的? 答:大概是在我搬到北皋村之后。我搬到村里主要是物质原因,一个是希望有一个更大一点的空间画画。到村里有点像与世隔绝,但你看到的是一个很奇异的状况,那时就不自觉地把视点转向周围的同龄人,然后就画了这些画。当时希望画得单纯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