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现实的隐喻——谈杨千的新装置

2018-07-12

市场跟创作之间的关系在中国当下变得尤其赤裸,这无可厚非,但现实情况是艺术市场在很大程度上瓦解了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潜力。不是无意义的重复,就是符号的拼贴,总之这一切都冠以“艺术”的名义,在“中国印象”的背景下进行漫无目的的阐释。艺术品的“价值”被虚拟的市场所放大,被缺失价值标准的媒体所肯定,这使得中国当代艺术所蕴含的意义在肤浅的标准下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过度阐释。大部分艺术家对艺术本体的探索和追求,被市场蒙蔽和蛊惑,使得艺术的表现力迅速地浅薄化和庸俗化。只有少数艺术家对艺术市场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对艺术语言和艺术表达的追求中,杨千就是其中一位。他始终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乐趣中,很少去关注艺术市场的变化。我想这不仅反映出他作为优秀艺术家的一种文化追求和修养,某种程度上说,也是艺术家对艺术的自信和执着。

杨千绘画

2018-07-12

 杨千;我觉得跟流行文化没什么关系,我想它跟社会问题有点关系。我一会儿再说这个问题。我现在想说的是从作这些作品时就意识到绘画的局限性,当然这是针对我自己的画来说。包括我从2002年开始创作的浴室系列,绘画的局限有这样几点:第一,一个作品完成以后,你挂在墙上,它是固定不变的,这种模式应该有上千年历史了,

花园中的观望:徐弘的新绘画

2018-07-12

徐弘的新绘画以“镜花园”为题,他描绘了一系列的花园中的观望。有青年人在花园中的驻足和观望,也有一个午夜观望者在画面外观望花园中的离奇景象。实际上,徐弘的画远离了时代的观看和表现,而开始观望一个内心的花园。

徐弘:艺术与自我精神世界的关联

2018-07-12

我常常用‘静默的旁观者’来形容自己,旁观历史,旁观这座城市,旁观自身的生活。通过这一视角,我不断地寻找生活与艺术的关联,艺术在我的生活里有了新的定义。为此我要感谢生活给于我的一切,它让我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 徐弘 2013

徐弘

2018-07-12

1970生于四川重庆,1993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现为职业画家,生活于南京。徐弘的创作可分为几个阶段,从最初讽世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的实验到2009年全力转向到室内景观,再到2017年《深谷桃源》,绘画中营造的空间已经从“室内”变成了“山水之间”,他以中国传统为内核,表达出文人士大夫的隐逸情怀及人对精神皈依的渴望。

郭晋:追求含义

2018-07-12

郭晋生于1964年。和他年龄大致相当的青年画家们依赖略带敌意的戏血的眼光,形成了一种被评论家称为异样写实主义的共有风格,奇怪的是他们的眼光由他们看见的事物和世界给予,而不是相反。现代《变形记》的作费兰茨?卡夫卡曾把相似的眼光和雷同的风格谦逊地解释为所有的作者都在模仿现实,或许近几年皮浪哲学变得更为风行。情况果然这样,应当出现更多反对风格的个人主义者,因为德里达和屈米那样的当代大人物成功地从外形、结构到功能打破了文体界限。比起同龄画家,郭晋考虑艺术的范围要宽阔,也要谨慎一些,他以钦佩的感情和忍耐的勇气与潮流、时尚和极端保持一定距离,求在材料、形式与寓意之间争取并巩固自己的绘画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