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敏君:当代油画家雕塑创作实践探析

2018-07-12

画家岳敏君以其自为的大笑面孔为特征,创造了当代艺术浪潮的经典图像符号。他的“现代兵马俑”系列作品在雕塑艺术语言的意象探索上获得了相当的突破。传统兵马俑的视觉震撼力除了来自于它庞大的规模、严整的队列,也来自于其每个个体形象相貌特征的独特性与整齐划一的队列、趋同的表情和动作之间形成的对立关系。这种组合方式是中国 “天下大同” 传统政治思想和文化生态的产物。

岳敏君:“自我形象”的放大

2018-07-12

岳敏君在近10年来的创作中以其鲜明的形象和风格特征在中国当代艺术界里占有独特的位置。这一位置不仅是一个“自我形象”放大的位置;同时也清晰地显示出某种市场化的商标性的特征。在岳敏君的艺术中,“自我形象”放大变成了一种市场策略。在这里,“自我形象”也就不仅仅是文化上的指涉物,而且也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个最重要的鲜活的因素。这是理解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通道。岳明君的艺术正好站在了这个通道口上。

让艺术“活在”问题之中:叶永青与他的艺术创作

2018-07-12

对于这代“老哥萨克”艺术家的作品,如果我们仅立足于风格学上的阐述,不但会使作品的意义在西方现代艺术的参照系下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且会抹杀作品所体现的时代特征,更将遮蔽艺术家艰辛的艺术探索之路。常有批评家称叶永青为“稳健的”和“有节制”的艺术家。这因为他一直坚持自己认定的语言方式,“并不轻易改变,——虽称不上以不变应万变,但他基本上属于在某一地方扎根很深,并且枝繁叶茂的艺术家。”

涂鸦的自由仙境:叶永青的诗一样的鸟

2018-07-12

叶永青在89年现代艺术大展之后,在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进入一种自由的“娱乐性”,鸟、鸟笼、烟斗、卡通人脸、明清的储物柜、明信片、旧照片、金钱豹、拆口的信封、老树、汽车自由的出现组合在画面中,就像是一种邮票拼贴组合。   叶永青曾经写过诗,它是美术界最接近诗人气质的画家。他的画不是那种很现实的对现实的写实主义描绘,即使在早年有确定风景和人物的画种,也是一种诗意的收集。

叶永青:生活在历史中

2018-07-12

对于叶永青来说,艺术不是一种职业,不是一门学问,而是一种日常生活的方式。生命中所有的甘美与痛苦、所有的幻想与沉思、所有的批判与预言,都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酣畅淋漓地流泄出来,欲罢不能。这种艺术与生活的内在一致,决定了叶永青艺术中的自我剖析和表达的精神分析性质。

从文化误读出发的创造性:叶永青访谈

2018-07-12

朱满泉(以下简称朱):你在国外游历比较多,你曾经说过,国外艺术中,对印度的印象特别深刻,现在还是这样认为吗?   叶永青(以下简称叶):印度确实和我们有很多相像之处,它的那种苦难与整个的生活状态,跟我们有很接近的、能够引起共鸣的东西。但是印度跟中国差异又太大了,那是一个有各种各样宗教的真正的多元国度,也经历了无数次文化的兴盛和衰落。那种痛苦和甘美混杂的状态对我来说,是非常的震撼、非常刺激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