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树青:真正的评判标准,只有时间

2018-07-12

自1989年开始就读德国慕尼黑美术学院至今,科班出身的马树青与抽象绘画已经相处了近30年。最近两年,随着大家对抽象艺术的关注度愈加高涨,这股源自西方的抽象语言也渐渐开始渗透在许多国内年轻艺术家的创作之中,从而引起了大家对于“抽象艺术标准在哪里?”的讨论。作为前辈以抽象语言来创作的艺术家,马树青显得尤为冷静并回复到:“标新立异会成就一些艺术家,但同时也会很快让这些艺术家退出大家的视线。今天留给艺术家真正的评判标准,只有时间。

阅读马树青与他的绘画

2018-07-1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迅速展开的全面都市化,促进一种社会交流的大幅增长,也带动了个体的机动性(主要通过交通网与道路的开发、电讯发展与独立地址的渐次开放等,这一切都伴随着心理的转变)。由于都市世界中居住空间的压缩,家具与对象的尺寸也跟着朝向一种更大的便利性发展……换言之,我们不再能将当代作品看成一种阅历的空间(这种藏家巡礼就像是“产权者的巡视”),而是一种体验的时间,就像是无限制讨论的开口。——尼古拉斯·波瑞奥德:《关系美学》

马树青:生命与艺术的进行时

2018-07-12

文 梁克刚 与其说马树青是一个画家,不如说他是一位现代隐士,而且是那种大隐于市的人。 他几乎是最早一批把工作室搬进798艺术区这个十余年来中国当代艺术最热现场的艺术家,但圈里的人知道的也并不多,除了极个别特别要好的艺术家朋友的展览你也很少会看到他在798院子里的各种展览的开幕式上串场子。当初选择这里也是因为远离闹市,以前那个破败萧索空旷的前兵工厂令他感到轻松而自在。谁也想不到几年后这里一下子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心。多年来他像一个不起眼的过客天天穿过热闹的798去他位于一个角落中的画室工作,然后就一整天地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他算798的元老却一直拒绝798随时可以带给他的很多机会。

马树青:抽象绘画是从内心经验来创造作品

2018-07-12

马树青:最近的作品也是一步一步地走到这儿的,是越走思路越清晰,才到今天这一步。一边走一边扔掉一些没用的东西,最后保留下来的越来越少,大概也是最重要的东西。我现在用很厚的颜料一遍一遍地刮,留下对时间、空间的一种阐释。这个系列画了大概一两年,与之前画的还不太一样。之前是用喷绘的方式表现空间,也用很接近抽象表现主义的方法。有从感性进入理性的过程。我想这也是将来创作的主要状态。我不愿意把绘画变成一种纯理性的、极简的、观念的艺术,我还是愿意让它保留绘画性,但我又不愿意像传统的抽象表现主义那样偶发、即兴的方式。

“抽象+”艺术大展系列艺术家:马树青

2018-07-12

马树青1956年出生于天津,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学习画画。他最早的绘画样本就是父亲业余时间在照相馆里画的人像照片,而马树青也模仿着父亲的样子去画电影明星的脸。1976年从天津工艺美术学校毕业后,马树青在1989年又来到德国慕尼黑美术学院学习自由绘画专业,并在1994年毕业后移居法国巴黎,这种种的经历让马树青与抽象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马可鲁:绘画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2018-07-12

马可鲁于1954年4月生于上海,1960年随父移居北京。从小喜欢画画的他在文革期间开始户外写生,师从陈佛生。1972年,马可鲁插队后回城,在北京一家饭店工作,在此期间结识了艺术家史习习、张伟、李珊、包乐安、韦海、王爱和等,正式进入“无名画会”时期。马可鲁至今认为“无名”的十年是“最值得怀念的时光”,他先后参与在张伟家组织的地下画展(1974)和两次在北京的公开展览(1979年和1981年)。马可鲁从未对学院派的写实绘画感兴趣,在“无名”的十年中,他醉心于莫奈、塞尚、毕沙罗等艺术家的光影描绘,创作了大量风景绘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