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场 -- 青年艺术家对“物”的态度

2017-04-25

2015年7月17日下午四点,《造物场》青年艺术家田禾、任瀚、黄静远三人联展在上海璘宝轩启幕。策展人李国华在展览的序言中讲到:“三位艺术家的作品,不管是重组、拼贴还是伪造,青年艺术家们最终的目的并非完全在于形成一个图像或者雕塑,他们创造并非仅仅只是一个“物”,而是一种思想,一种体系。它可以让我们重新观看世界,重新发现自己。”

Hi艺术对话璘宝轩画廊主

2017-04-25

璘宝轩的定位是提供一个开放性的平台,选择具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做优质的展览,未来也会和外国艺术家进行合作,具有为艺术交流提供一个好的窗口,“经典”与实验性并存的展览项目,比如何多苓这样的艺术家,他已经走入艺术史,也是中国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前辈艺术家,我们还会一直关注他的艺术创作。

中国抽象艺术研究展

2017-04-25

早在20世纪60年代,北京就出现了一个叫做“无名画会"的地下艺术家小团体,最初的成员有赵文量、杨雨澍、石振宇和张达安等人,70年代中期,一批较为年轻的艺术家加入进来,如张伟、马可鲁、韦海、史习习、刘是、郑子燕、李珊和王爱和等人。

璘宝轩新年首展“空空如也”隆重亮相外滩

2016-08-10

2017年1月14日,外滩22号璘宝轩画廊隆重推出新年首展——空空如也:孙子垚作品展,本次展览集结青年艺术家孙子垚历年重要代表作。空空如也,从字面上推敲,指的是一无所有,完全放空的状态。这同样是孙子垚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无题、缺乏故事性、比较原始的状态。但最终表叙的是,尽管身体是空的,但精神是永垂不朽的。

FACE传统与FACE当代——童雁汝南的绘画艺术

2020-05-29

陈默,川音美院教授。   在艺术史中,图像风格如过江之鲫不胜枚举,但要做到出其不意,甚至异军突起,那是要考核天赋、学养、积累的质量与厚度的。特别是在新经济时代的当下,貌似歌舞升平,实则逆流暗涌不绝,艺术的大环境与经济的火热之间,存在错位和疏离,简言之,艺术大环境的纯粹性,明显不如从前。童雁汝南的绘画作品甫一亮相,给人一种久违的新鲜感刺激,在波澜不惊的当下艺术境遇中,实属难能可贵。作为老友,受邀来到他的个展现场,被他的艺术气场和氛围感染,为他的艺术语言面貌和张力感动。   如果要给童雁汝南的身份定义,可能有一定难度,他在绘画、设计、多媒体等领域都有建树,综合能力超群。本次他的个展学术研讨,围绕其绘画语言方式展开。因为在一些人看来,他的展览作品来自“写生”,而按照本土多年体制内的艺术价值判断“标准”,“写生”即为“现实主义”,也可以简单划归于意识形态化的“传统”范畴。这一说法引起很大争议,其学术理由和善意成疑。王林先生的发言明确表示,他的绘画不能简单归于现实主义,因为从他的艺术观念、语言及效果看,都是和所谓的“现实主义”背道而驰的。我有同感。仔细看其原作,那种形态的模糊,笔触的飘逸,节奏的跳跃,观念的隐现,充满了新表现主义的诉求力度,其当代性毋庸置疑。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写生”方式与传统定义的“写生”相去甚远。童雁汝南是有准备、有计划、有目标、有目的的实施其“写生”工作的。而这个过程,有现场性、时间性、互动性、观念性,与现场行为艺术方式接近。他用了21年的长时间跨度,并分解成一个个具体的时间计划单元,和一个个被锁定的“写生”目标,逐个落实,逐个完成,逐个呈现,从而形成一个时间流、意识流、作品流的艺术累积串联。这个“结果”,会随着时间和计划的推移,不断增加和延伸,可能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正所谓,此“写生”非彼“写生”。   之所以判断他的艺术方式具有观念性和现场性,是基于他的艺术方式的内质诉求与表达释放,完全有别于传统绘画形态,具有当代艺术的显著特征。他对绘画对象的选择具有很强的计划性和针对性。每一次展览活动的区位(国家、地域、城市)的选择,也同时匹配绘画对象的定位,他们的职业、身份、趋向等,都会提前选择计划,并付诸实施。这期间,免不了对话和互动,增加了情感提升、人文理解和效果的偶发性。由他的作品方式,让我想起在成都双年展的一件往事,艺术家陈少峰作于1993年的《河北定兴县天宫寺乡村民社会形象与艺术形象调查报告》系列油画作品。在河北这个小村庄,不加选择地挨个给每一位老少村民画像,同时被画村民给艺术家画像,如此一对一组延续,直至形成庞大数量。展出时,也是一对一组连续大面积排放,形成图像巨阵,煞是惊艳!艺术家对村民无目的和不选择的取向,与童雁汝南有计划的针对性选择之间,似乎南辕北辙,但在观念表达上,二者却殊途同归,和而不同。   童雁汝南绘画作品的语言形态诡异,很难简单归类于所谓具象或抽象范畴,也因此导出许多有趣的学术话题。陈少峰的微观工作方式无疑是“写实”的,但其宏观的呈现结果却是反写实的,观念的,当代的。童雁汝南作品咋看似乎也“写实”,但了解过程并细看作品后,其结果又是否定的。比如这次武汉展,艺术家有针对性地计划和选择了鲁虹、冀少峰、傅中望、肖丰、冷军、刘寿祥等等,在武汉三镇闻名遐迩的艺术名家和机构负责人,在这里,身份是不二选择,完全有别于传统肖像画对形象特点的选择方式。同时,“写生”的结果基本上和原型南辕北辙,也即远离“形似”的传统“标准”,但观者又几乎公认,在率性甚至杂乱的笔意中,原型似远尤近地与观者对话,实乃意味深长。很显然,由于“对象”在这里仅是一个“借用”客体,用以“触发”艺术家天马行空的创意“阀门”,并夹杂着调侃、戏谑、错位、观念杂陈,此时,现场重要,过程重要。结果?此结果非彼结果,守着传统审读标准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因为这里没有传统的“绘画”逻辑和“审美”逻辑可成谈资,有的是虚无荒诞的观念游走。   童雁汝南有着一般艺术家不具有的综合素质,他的社会参与性和能动性,与他的艺术素养的厚重积累形成合力,是他的艺术精神穿透力和人文张力的另一个力量源泉。今天的学术研讨,让我们充分认识了童雁汝南艺术,一桩既熟悉又陌生的艺术个案,一盘似乎说不清道不明的江湖迷局,而这种个案,对研究本土艺术中的关乎学养问题、技术问题、语言问题、面貌问题、观念问题等,有着积极的研究和借鉴意义。在我而言,关注和研究本土行为艺术二十多年,积累了一些工作经验,从一个侧面,有助于深入了解和研究童雁汝南艺术趣味和观念之谜。同时也希望,他能够继续坚持自己的艺术方向,坚持自己的语言模式实验,强化放肆态度,积蓄破冰力度,在绘画的观念趋向和语言方式的现场趋向方面,走出一条特立独行的路子。   2019年3月,根据研讨会发言速记稿,修改定稿于成都桐梓林。

童雁汝南与「国际文化都市——波恩」

2020-05-29

波恩是德国的国际化中心城市。这里有联合国的驻地以及很多非政府组织,例如国际合作公司(GIZ)。相对于本市人口数量而言,波恩的博物馆美术馆数量相当富足。相对其它城市,波恩在艺术和文化上的国际交流是非常密切而广泛的。波恩市民对于自己的城市以及城市的国际发展方向充满热情。对此我认为:一方面表现在市民对于建造贝多芬文艺汇演剧院的积极性——正是因为贝多芬作为一位世界闻名的艺术家,其以他命名的有纪念意义的剧院实则有着国际化的意义;另一方面,也体现在人们对于波恩当代艺术馆、以及将在该馆举办的中国艺术家童雁汝南“直面”油画展的期待与热情。此展览将由波恩艺术文化基金会组织举办。这一基金会一直致力于中国艺术在德展出并为此做出了杰出贡献。